文艺青年的坚守,在互联网经济时代有多难?

阅读  ·  发布日期 2021-05-10 23:08  ·  admin

晚上去看了一场话剧,小剧场,小制作,小团队,小演员。

可爱的文艺青年们,满怀对舞台的热爱,用心在出演着自己的故事,别人的故事。

我不是文艺青年,我只是一个理工男,而且我不是青年。

我跟文艺青年,也没有多少交集。

1.

小剧场,大约就100多平方吧。

小制作,除了灯光,音响,道具就三把椅子。演员们没有戏服,穿的衣服,就是自己平时穿的衣服。

小团队,全部演员,算上兼任主持人的演员,兼任导演的演员,一共就5个人。

小演员,5个人,有四个人都是小孩,其中两个也就1999年出生。

2.

剧情,也不复杂,由一个爱情故事开始:小宇站在学校的19楼天台要跳楼,原因是他的女朋友小婷和他分手了,他们以前有一个约定,如果他们分手了,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。

由此引出来一系列爆笑剧情,和对爱情的思考。

编剧们还是很用心做内容的,剧情也挺有意思,也有很多人生的哲理。演员们演得也很用心,台词功底也很不错。

3.

整个话剧,互动环节比较多,主持人在一开始就特意宣布了,演出期间,观众可以随意笑,随意起哄,随意拍照。

这让我这个理工男,着实小惊讶了一把。

从幼儿园一路走来,到青少年到成年到工作,包括看文艺汇演,听领导讲话,看电影,听讲座,我们都习惯了舞台是高高在上的,而我们坐在台下的,是要保持肃静的。在传统的文化习惯中,我们缺少的,是参与感。

这种参与感,拉近了观众和演员的距离。

所以这部话剧,赢就赢在,剧情和互动。

4.

电影,是工业文明时代的产物。

工业文明时代的产物,必须具备可复制性,才能大面积传播,通过大量复制降低单位制造成本,通过销售数量的几何式倍增,赚取巨额的利润。

电影就具备可复制性,能大面积传播,也能赚取巨额利润。

如此看,汉堡、可乐,莫不如此。

到了互联网经济时代,网络的发达,也给了电影一定程度的参与感,网络打卡,评分,影评,都给了大家参与的机会。通过互联网,更是可以让电影的大面积传播,有了更多更有效的渠道。

而话剧,和戏曲类似,是农业时代,最多算是前工业时代的文艺代表形式。话剧本身可复制性不强,要靠演员们真人秀,一场一场来演,很难靠演出数量上的几何式倍增,来降低单场成本。

小剧场,人对人,话剧中观众的参与感,是远远强于电影的。

因此,在工业文明时代,话剧开始变成了小众化的艺术形式。到了互联网经济时代,话剧和电影的比较,更是如同手工作坊和工业4.0的现代化工厂的区别。

手工作坊的产品,在产品质量和价格等综合方面都很难占优的情况下,就得依靠观众的情怀埋单来生存了。

5.

数了一下,大概不到一百个座位,扣掉空座,大概七八十个观众。

票价最贵的100多,最便宜的99,按照均价100算,两个小时的演出,今晚的收入大约8000块钱。

扣除场地租金,道具、排练等成本,每个演员算下来,估计不到1000元。

而且,演话剧是要演员亲力亲为啊,不可能天天演出,而且他们很多时间还要排练新剧。

如果这些演员现在还是在校的大学生,那么在课余时间,利用爱好和劳动,挣点钱,没有问题。

如果他们毕业了走向社会了,开始要考虑买房买车结婚,还能在话剧这个行业坚持下去吗?

6.

去北京后海那边的酒吧,经常看到驻唱歌手们一边唱歌,一边几部手机同时开启直播。

互联网经济时代,直播是一个风口,对于建立个人品牌和企业品牌,都很有帮助。酒吧歌手们开启直播,让观众从酒吧的几十号几百号客人,延伸到互联网上几千几万甚至上百万的粉丝,很可能在直播平台上的收益,比他们在酒吧赚到的钱还要多。

思考,话剧,也可以搞直播吗?

感觉难度很大。

话剧,本来就是一个小众团体的文艺角落,演员们在文艺界算是小众,观众们在整个城市人口的比重来看,更是小小小众。

联系这个小众和小小小众的纽带,是情怀。

如果希望依靠直播,打造品牌,面向几千几万几百万的粉丝,是否会让原有的情怀客户流失?缺少了现场参与感,是否会让乐趣减少?一场话剧的时间,和一场电影的时间差不多,如果话剧也想利用“可复制性”赚钱,观众会不会想,我还不如去看电影。

为什么相声可以?

因为相声,主打就是一个字,俗,他是给我这种俗人来欣赏的,像我一样的俗人,何止千千万,大家一笑而过,乐呵乐呵,你在剧院乐呵,跟在手机屏幕面前乐呵,区别不大。

他跟文艺青年钟情的话剧,根本就是两码事。相声他不算是小众艺术,他和话剧受众不一样。

话剧,需要现场去感受,从那种氛围中去引发人们的深度思考,激发人们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。

7.

话剧未来会消失吗?

这几年随着大的政策方向,网络上对话剧戏曲等艺术的推崇,感觉传统艺术形式在复苏,各种演出节目纷纷推出。

然而,繁荣只是表象。困境,才是真相。

82岁的国家话剧院退休老戏骨雷恪生曾经对记者说过,演一场话剧,他才能拿1000元,一些年轻演员,才能拿几百元。与出演影视剧相比,话剧演员实在是在拿情怀坚守。

著名京剧演员杨赤也曾说过,如果没有国家财政补贴,国内的京剧团没有一家可以养活自己。

跟出演影视剧相比,话剧演员们的收益,真是少得可怜。

国家的话剧团都这样,可想而知,民间的话剧团体,全靠自负盈亏,演员们的坚守,必然更是困难。

从资本的角度来讲,没有资本推动的商业模式,想要成功,难上加难。话剧这样的艺术,资本怎么可能会喜欢呢? 你一个农业时代的艺术产品手工作坊,拿什么去和工业时代文明产物的电影去相比呢?更何况这个工业时代文明产物的电影,现在还有互联网经济的加持。

尤其是在互联网经济时代,电影除了票房收入,还可以在互联网上有很多其他的品牌、广告、流量等收入。

资本必然是偏爱电影的,因为投资回报实在太诱人。

话剧,则很难,想拿艺术当饭吃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这是一个工业化文明加互联网经济的时代,美国有汉堡可乐为代表的的工业速食品,我们有美团饿了么外卖和泡面榨菜的工业速食品,而影视剧就是工业文明时代的速食品。速食的年代,逐利的时代,有几个人会真的在乎这些依靠手工打磨的文艺作品,比如话剧,能否铸就文艺行业的工匠精神呢?

文艺青年的坚守,在互联网经济时代,真的好难。

全文完,喜欢的点个赞吧!